跨界的技术思考
2018-04-11 10:00:00

跨界的技术思考

  刘雄弼

  近年来,在轮滑界流行的一个词—跨界,十分火。其实,这个词并不陌生,跨界导演、跨界歌王、跨界演员、跨界教练、甚至通过“体育+”的形式出现,跨界合作、交错联合,尤其体育产业表现的更为明显,我国速度轮滑优秀运动员郭丹“跨界”,实现了她参加冬奥会比赛的梦想,也是她一次大胆的尝试,我们应祝贺她不懈努力,在冬奥会冰上的表现!她的跨界使无数速度轮滑运动员欢欣鼓舞,跃跃欲试,甚至有的想“改行”,转向滑冰!

  我国体育界的跨界是在深化改革的前提下,为助力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,体育总局苟仲文局长提出“跨界、跨项目、跨年龄”,然而跨界并非“转项”那么简单,他是一个混合产物,是一个交叉学科。

  轮滑运动来自于冰上运动,这两项运动应是“姊妹运动”,我国轮滑运动的起步阶段,就有一大批冰上运动员转向花样轮滑、速度轮滑、轮滑球等,这种跨界推动了我国轮滑运动的发展。

  “轮转冰”在“三亿人口滑冰雪”的目标中 ,具有战略意义,推动了“北冰南展”的实现。郭丹在不足两年的时间内能在“集体滑”中取得那样的成绩,是她的天赋和十几年刻苦训练的结果,她经历了多年冰上运动员难以完成的长距离专项训练(如轮滑场100圈以上滑、马拉松以及承受较重的轮滑鞋和场地摩擦力带来的较大负荷),她不仅具有良好的耐力还有较强的速度耐力水平,十几年来她一直保持着中国女子速度轮滑的领军人物,所以当她脱下轮滑鞋换上较轻的冰鞋,在光滑如镜的冰面上滑跑时,会凸显她的素质优势,又恰逢今年出现一项新面孔“集体滑”,更给了郭丹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,她是真正意义上的“轮转冰”运动员,并在冰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。

  轮滑是滑冰的衍生物,是冰上运动员在没有冰的情况下,采取的一项辅助专项训练,轮滑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,形成了自身特有的技术动作结构与运动规律。那么轮滑运动是否可以跨界!答案是可以跨界!与巩固发展我国轮滑运动相结合,客观的、科学的、可行的跨界。速度轮滑可以跨界选材,可以学习短道速滑运动员的弯道技术、滑跑频率、技战术等。

  昌平冬奥运会速度滑冰比赛推出一张新面孔—集体滑!它集中了“大道”速滑和短道速滑的特点,采取了速度轮滑积分赛的竞赛规则,使这项比赛更具有挑战性与观赏性,也吸引了许多“大道”、短道及速度轮滑运动员参与角逐。

  速度滑冰集体出发,是在速滑场地进行的一项比赛,与个人赛的赛道相比,“集体滑”的比赛场地没有间隔跑道划分,内、外道间界限取消,热身赛道也被加入其中,内径距离约353米,比赛成绩依据上述规定,要求选手在这个场地滑行16圈,在比赛过程中除终点冲刺外,有三次途中冲刺。运动员可在每次冲刺中获得积分并计入最终成绩排名。途中冲刺成绩分别在第4、8和12圈结束点为前三名运动员积分,即5-3-1分。终点冲刺前三名运动员依次获得60-40-20积分。也就是说,集体出发最后到达终点的前三名运动员,不论途中是否有积分,最终都会是前三名。这项比赛对运动员来说,速度耐力是基础,绝对速度是关键。

  昌平冬奥会“集体出发”决赛,日本选手高木菜在倒数第三圈开始加速,最后两圈的平均速度约27秒几,最终获得金牌。这种拉锯式的滑跑比赛十几圈后,一般运动员不要说最后超越,就是跟下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再说“集体滑”这项比赛是首次列入冬奥会,许多“大道”运动员还没有关注参与这项比赛,我相信四年后,许多“大道”运动员会加入这项比赛角逐,到时竞争会更加白热化!

  跨界是件好事,通过不同项目的共性,互相借鉴,取长补短,使运动员在跨界中不断精华时间与空间的感觉,提高自身从事的运动项目水平,也可通过跨界使一些不太适合从事速度轮滑的运动员找到新的出路,甚至转项、改行都无可厚非,但跨界是一个领域应该整体思考的问题,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。跨界要有运动员的跨界,也要有教练员的跨界,更要有技术的融合,兼收并蓄,才能互相促进。

(责任编辑: 轮滑协会 )